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纠缠不轻

纠缠不轻 杨联芳听见范霞说话,这才放开浩天。  浩天很尴尬,可杨联芳却没事似的对范霞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  说着就开门迎接范霞回到屋里。  范霞觉得事情蹊跷,想进屋弄个明白,浩天也怕走了以后,范霞听了杨联芳的一面之词,弄出麻烦来。  杨联芳待范霞和浩天进屋以后,直端端地问范霞说:“你到底说过..

仗义除淫贼

仗义除淫贼   一进陆无双闺房,我便闻到一股令人怦然心动的少女幽香,我虽然已经年过四十,却从未孤身一人进入少女闺房,即便是我的女儿郭芙的房间,也是有蓉儿在场才会进去。   如今性命攸关之下,只能将礼教之事抛到一边,但还是免不了尴尬紧张,看到床上玉体横陈的赤裸娇躯,更是有一股隐隐的兴奋。  ..

强加未告

强加未告 经过一番思想上的交锋,并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范霞周五提前下班,坐上浩天的车,周五晚上6点钟就回到了高家湾。  母亲开门看到见到是儿子和范霞,乐得眉开眼笑地对儿子说:“呀!怎么说也没说就回来了?”  紧接着就握住范霞的手:“上一回来,匆匆忙忙地就走了,这一回多住上两天吧!”  范霞没..